7月1日,足球王國巴西在世界杯四強賽階段被德國隊淘汰,而且經歷未曾有過的1比7慘敗羞辱。這個結局讓巴西舉國哀傷絕望不已,併在局部地區引發小規模騷亂。9日,足球巨星羅馬裡奧指責巴西足協腐敗是兵敗根源,要求大力反腐。11日,中國外交部和駐巴西使領館發佈風險提示,警示世界杯賽結束時可能出現不測。原本是刺激經濟、提升國家品牌、扭轉政經危機並整合人心的杯賽,卻給巴西人劃開新的傷口,其外溢效應也許會引發新危機,因為去年大騷亂體現的政經困局並未結束。去年6月14日,在2014世界杯測試賽開幕式上,頗受擁戴的女總統羅塞夫和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意外地”受到球迷噓聲起哄,此後幾日,即將承接杯賽的幾大城市,均爆發前所未有的大規模示威活動,抗議11個州抬高公交票價,成千上萬巴西人走上街頭,以放煙火、燒輪胎和阻斷交通等方式表達不滿和憤怒。
  這場衝突迅速擴大為反對舉辦世界杯和奧運會,並繼續提升為反對政府腐敗和公共服務短缺等訴求,高峰時期有125萬人卷入游行,僅里約熱內盧就達30萬之眾。抗議活動覆蓋巴西全國100多個城市並導致半數城市癱瘓,一度多人被捕。雖然風波暫時平息,但釀成1985年以來最大規模示威風暴的隱患並未解決,直到10月初,巴西教師依然舉行示威要求增加收入。巴西罕見的大規模示威和騷亂,讓境內外觀察家大跌眼鏡,他們甚至高呼巴西的大國夢、金磚夢已被戳破。
  美國專家分析認為,巴西積極主動的扶貧計劃、寬鬆的信貸、農礦產品出口的繁榮和政府的巨額開支,使無數人擺脫了貧困,卻越來越難以滿足新興中產階級的願望,即高效的基礎設施、高質量的教育和醫療服務以及高收入的工作。一場騷亂已說明新興經濟體在社會和宏觀經濟框架建設方面彈性和適應性的缺失。
  巴西作為世界第七大經濟體,經濟形勢的確總體不錯,羅塞夫甚至公開稱巴西是實現了“人人有工作”的主要國家,且經濟增長率位居世界前三行列。但是,去年巴西經濟增長率僅為2.4%,低於世界平均水平。今年6月,巴西央行報告援引百名專家預測,全年增長率至多接近去年的一半,即1.16%。
  巴西經濟增長持續放緩,卻通脹嚴重,物價飛漲。2011年通脹率為6.5%,2012年同比增長5.4%,雖然連續9年成功抑制通脹,但2013年累計達到5.63%,高於4.5%的預期目標。巴西房價2012年漲幅達13.7%,去年又上漲12.8%。食品、服裝、旅店、看病和上學等費用上漲也很厲害,有人稱巴西生活成本比歐洲還貴。
  此外,雖然工資大幅度增加,但是,教師月薪只有900美元,不足以抵消通脹壓力,沒有增加工資的窮人則更加艱難。貧富分化嚴重,教育投入不足,都是無法承受的改革盲區。據世銀評估,巴西雖已位居世界第七大經濟體,但收入平等卻在全球最後10%的位置。
  富人其實也不滿,對新興中產階級而言,高物價、高房價、高通脹和低保障、低品質公共服務、低品質生活質量,足以激發他們的對立情緒,進而呈現了類似突尼斯和埃及革命前夜的“三高三低”經濟危機背景。
  此外,腐敗也是個讓巴西人痛恨並影響國家穩定的大問題。2012年巴西爆出一個世紀大案,38名高級官員和商人卷入其中,進而引爆國人的憤怒。儘管此案件當年10月導致多名高官和議員入獄,開啟反腐先河,此後羅塞夫政府也大力進行反腐立法、機制建設和增加透明監督,但公眾認為腐敗由來已久,已成為巴西文化的組成部分,這場廉政風暴只是開始,政府必須挖出更多蛀蟲。此次杯賽慘敗必然使飽受腐敗困擾的足協成為新的目標,進而引發更多不滿。
  綜上可見,巴西既有的問題沒有徹底解決,世界杯慘敗又添新變數。7月初聖保羅頁報民調顯示,羅塞夫的支持率已由2月的44%降至38%,“黑色七一”帶來的負面情緒可能會繼續拉低其民意指數,給其10月競選連任投下嚴重陰影。其實,誰當巴西總統不重要,重要的是巴西別再重蹈去年年中的大騷亂。
  馬曉霖(博聯社總裁)  (原標題:聚焦巴西:足球噩夢與危機隱患)
創作者介紹

襯衫

ys97ysgj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