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升旗儀式現場。攝影 周秉鍵
圖為升旗儀式現場。攝影 周秉鍵
圖為升旗儀式現場。攝影 周秉鍵
圖為升旗儀式現場。攝影 周秉鍵
圖為升旗儀式現場。攝影 周秉鍵
  法制網記者 周秉鍵 郭毅 崔立偉
  2015年1月1日,北京時間8時。
  新年的第一縷陽光照耀在祖國最北端的北極村,冰凍生成的白煙慢慢散去。
  “國旗班,集合!”黑龍江公安邊防總隊漠河縣邊防大隊北極機動中隊營區內響起清脆的集合哨聲……
  國旗班指揮員張先誠第一個站到自己的隊列位置,整理著嶄新、莊嚴的禮賓服……
  氣溫:零下35℃,冰冷空氣令人吸一口渾身透涼。張先誠緊握指揮刀的手卻沁出了汗水,今天,他將帶領國旗班25名隊員,在2015年第一縷陽光到來之際,高高升起共和國國旗。
  北京時間8時2分,“升國旗儀式——開始”洪亮的口令聲在營區上空響起,國旗班邁著整齊的步伐前進,厚重的正步聲震撼心弦。
  走在指揮員正後方的國旗班隊員叫王振華,是國旗班唯一的上等兵,他入伍之前,在河南安陽一家星級酒店從事保安工作。這家酒店也定期組織升國旗儀式,那時,王振華總會出神地看著酒店門口的國旗,“幻想”自己可以像天安門的國旗護衛隊隊員那樣昂首挺胸地走在人前。也從那時開始,他就多了一個夢想——成為一名光榮的“國旗兵”。
  到了入伍的年齡,父親問王振華想不想去部隊鍛煉一番,深埋在心中的那種對國旗的情感突然涌現出來。他用力點了點頭。經過嚴格審核,王振華順利入伍,成為一名黑龍江公安邊防總隊戰士,開始在“神州北極”維護祖國“神經末梢”的安全穩定。新訓結束後,王振華下連來到了北極村,過著普通、簡單、平淡的部隊生活,現實和理想的巨大差距,讓他感到失望,甚至想退伍回家。但是,當聽說要選派新兵參加北極國旗班消息後,他心底對國旗的那份激情被重新點燃。
  國旗班只需要20餘人,競爭非常激烈。為了實現自己的人生目標,每次隊列訓練時王振華都格外用心儘力,在日常工作中,也會嚴格要求自己,最終他順利入選國旗班。
  北京時間8時5分,國歌聲響徹北極村上空,莊嚴的一刻來臨,隨著旗手馬志華用力一拋,五星紅旗划出一道絢麗的色彩,迎風招展。
  這一刻,現場有一名特殊的“觀眾”,眼眶含滿了淚花,她身材瘦小,穿件灰色的羽絨衣,她的裝束在軍容整齊官兵中顯得特別扎眼。
  這位50多歲的婦女叫趙鳳華,國旗班的官兵們都喊她“四嬸”。
  “四嬸”是北極鎮居民。從1998年開始,“四嬸”就與官兵們結下了不解之緣,每逢國旗班舉行升旗儀式,“四嬸”都要到場參加,註視官兵入場,註目國旗升起。每隔一段時間,當“四嬸”發現國旗有褪色或老舊的情況時,都會買來紅布,親手繡制國旗送給國旗班官兵。這幾年,“四嬸”年齡逐漸增大,她就讓子女從80餘公里之外的縣城定做後再親手送給官兵。如今,這一做法已堅持了16年。
  早年,“四嬸”家生活困難,官兵們經常義務幫助“四嬸”家種地、幹活,時間久了,“四嬸”就把官兵們當作自家人,經常給部隊送去自己種的新鮮蔬菜;官兵過生日,她陪著一起過;逢年過節,她給官兵包餃子,與官兵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四嬸”有一本特殊的“士兵相冊”,裡面記載著自1998年以來,每屆退伍國旗班老兵與“四嬸”的合影,見證了16年來的警民情誼。這些年,“四嬸”每年都會邀上即將復退的老兵到她家吃上一頓她親手包的餃子,雖然只是一頓簡單的餃子,但是官兵們吃到了親情的滋味,吃到了幸福的味道。
  “四嬸”說:“我就喜歡這些戰士,有他們在這裡我得勁,雖然老了,但是我和他們依然會像以前一樣!”目視著國旗在國旗桿上飄揚,“四嬸”語氣里充滿深情。
  “耐得住高寒親民愛民,耐得住寂寞為民護民,北極邊防官兵連續十幾年維護轄區和諧穩定,百姓安全感、幸福指數逐年提升,新年新氣象,我們最大的願望是祖國繁榮昌盛,人民幸福安康!”漠河邊防大隊北極鎮部隊負責人、邊防派出所教導員仇喬石在隊伍前訴說著一位老戍邊人祝福祖國、獻身事業的錚錚誓言。
  升國旗儀式結束,國旗班戰士的腳步聲漸漸遠去,那面鮮艷的五星紅旗在“神州北極”上空迎風飄揚……
  法制網漠河(黑龍江)1月1日電  (原標題:2015年元旦 國旗在“神州北極”升起)
創作者介紹

襯衫

ys97ysgj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